360ADAS智能云镜 | AI智能时代自动驾驶下的ADAS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解释
18884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8884,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heme-ver-11.1,qode-theme-bridge,wpb-js-composer js-comp-ver-5.2,vc_responsive

AI智能时代自动驾驶下的ADAS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解释

AI智能时代自动驾驶下的ADAS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解释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在从ADAS向无人驾驶汽车过渡的过程中,对于驾驶员的监控正在成为焦点。

 

驾驶员状态监测DSM (Driver State Monitoring),是利用安装在车上的传感器,在驾驶员驾驶过程中,通过接触或非接触的方式,实时监控驾驶员的状态,能够检测到驾驶员危险驾驶行为,并提醒驾驶员的设备或功能。

 

从2018年交通运输部发布《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推广应用智能视频监控报警技术的通知》开始,各省市都开始按照《道路运输车辆智能视频监控报警裝置技术规范(暂行)》的要求以及地方法规,开始推进DSM的落地安装。

 

此前,DSM在国内几为空白,供应商缺乏,行业标准未定,随着国家强推DSM装配两客一危,以及部分公共运营车辆,国内一时涌现出了近百家DSM公司,他们可能是做安防监控出身的,可能是做ADAS车辆外预警功能的,也可能是做传统定位行车记录的厂商等等。

 

DSM市场乱象丛生,背后蕴藏着复杂的成本、技术、政策的陷阱。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DSM由来

 

随着汽车制造商将DSM(驾驶员监控系统)整合到更多的新车中,政策制定者将寻求确保这些系统达到可接受的性能和安全标准,并解决与该技术使用案例相关的隐私和网络安全等问题。

 

驾驶员监控系统,有时也称为“驾驶员注意力监控”或“驾驶员疲劳监测”,是指分析驾驶员行为的整体系统,注意力和疲劳是比较常见的两个应用场景。

 

DSM的主要目标是通过行为分析,系统返回一个警告(可以是震动、语音或者显示),并将驾驶员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驾驶任务上。

 

而在未来的自动驾驶(L3级及以上)中,DSM主要将用来处理司机在特定的条件或情况下重新控制车辆。

 

目前,DSM检测司机的行为模式,包括司机的注意力水平、疲劳程度、干扰驾驶安全行为(打电话、发短信等)和其他生理状态。

 

但同样的DSM技术也可以用于提升驾驶体验个性化,例如智能助理交互、音乐播放、车内环境(灯光、香氛等)、座椅设置等等。

 

第一代的DSM,是在2006年左右被汽车行业采用,通过监控车辆的行为(比如转向、刹车、方向盘等传感器)来间接监控驾驶员。

 

从2017年开始,第二代DSM技术开始进入大面积普及周期,主要基于视觉(摄像头或者红外摄像头)传感器,也有一些基于超声波雷达或者毫米波雷达技术。

 

DSM通常会跟踪驾驶员的头部和手部位置,以及驾驶员的面部状态。此外,还有利用司机的声音使用远场扬声器阵列技术,来评估情绪(结合面部表情),以及其他可能的生理状态(生物传感器技术)。

 

此外,还可以与来自转向角传感器、车道辅助摄像头、雷达、激光雷达和其他已经可用的传感器信号相结合。

 

目前,全球只有欧盟NCAP将DSM确定为从2020年开始的“主要安全特性”标准,如果汽车制造商想要获得5星安全评级,就需要搭载DSM技术。

 

驾驶员监控系统是一种被动安全系统,当它检测到驾驶员可能没有注意前方道路时,就会发出警报。目的是帮助司机保持对道路的关注,以减少事故或损坏的机会。

 

该系统的设计目的不能直接刹车,也不能以任何方式控制车辆以防止发生碰撞。

 

同时,基于视觉的驾驶员监控系统要求不能以任何方式挡住摄像头的视线。如果司机的脸和眼睛看不清楚,例如戴着面罩、深色眼镜或偏光镜,系统的功能可能会减弱或受阻。

 

目前,由于DSM收集和使用驾驶员和乘客的生物特征信息,这可能涉及到用户数据隐私。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场景似曾相识

 

国内近年来涌现出了非常多的视觉感知初创公司,起始都是瞄着针对车辆外的自动驾驶感知方向而去。DSM一开始并不是热点,因为主要的针对的市场是商用车,市场相对小,且没有类似Mobileye这样的标杆企业对照,不是资方无脑追投的热点。

 

新技术的成长需要资本的培育,虽说同属视觉视觉识别(目前DSM的主流技术路线),DSM和视觉感知却在市场的影响下,受到了资本的歧视,二者发展的轨迹也因此不同。

 

江苏是最早推出符合要求的智能视频监控报警装置供应商目录的省份,当中的供应商“天资”参差不齐,有的来自传统汽车电子供应链,有的来自安防监控,有的来自泛AI视觉识别厂商,还有不少来自于传统面向车外的ADAS视觉感知厂商。

 

术业无专攻的供应商,争相涌进这一市场,是因为看到了其中熟悉的套利模式。

 

政府下发强制安装要求,产品品质由指定机构审核,用户买单无选择权,供应商乐得赚钱,曾经在部标机上出现过的景象,将会在DSM上再次复现。

 

事实也正如人们想象,传统汽车供应链厂商,为占先机找其他DSM厂商合作,先一步过检,进入供应商目录,然后再孵化自己的技术,替代下游供应商。这种套路屡见不鲜,也就滋生出了混乱的套利空间。

 

从业人员向《高工智能汽车》透露,DSM从2017年末开始,陆续开始测试,过检、安装,产品的实际性能与政策规定的相差甚远,所谓的识别率指标也都是针对实验环境,且过检企业也不乏偷梁换柱者,实际安装的产品与过检产品不同。

 

此外,车主在使用过程中误报率较高,自行关闭现象并不鲜见。但就这样的产品,业内初始报价最高者逾千元。

 

但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终端硬件不贵

 

DSM的成本主要来源于硬件终端、平台建设、安装、销售。其中终端硬件的成本一如既往,并不高。

 

DSM的终端硬件核心器件主要是摄像头、处理器。翻开江苏省过检企业的DSM产品公示表,摄像头的核心器件主要有传感器、处理器、镜头。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DSM的图像识别处理器没有单独列出,同ADAS和车机的核心处理单元一并列出,有联发科、ST、高通、XILINX常见,还有全志等国产芯片厂商的身影。

 

从硬件上来看,视觉的核心处理器、感光元器件等供应商,欧美日韩是第一梯队,价格也更高,国内进入相应地区供应商目录的厂商,选择的核心器件并没有优先第一梯队,台湾、国内供应商的产品也都有出现。

 

如韩国NEXTCHIP公司1997年成立,2007年在韩国已经上市,产品主要面向车载影音和安防包括:ISP、AHD、SOC、ADAS,应用于306全景、辅助驾驶、疲劳驾驶、行车记录仪、安防、工控类别等,多款车规级ISP都已过AEC-Q100认证。

 

台湾松翰科技成立于1996年7月,终端产品可分为消费性芯片、多媒体芯片两大类别,专于语音控制。上海富瀚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专注于视频监控芯片及解决方案。

 

由于产品主要是面向后装,大部分核心器件的供应商都名不见经传,因此从硬件构成上,过检企业的产品就不是在一个起跑线上,产品的性能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业内人士表示,DSM目前都是后装,且没有行业的标准,因此在核心元器件的选择上倾向于低价。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性能良莠不齐

 

由于是后装,DSM终端生产完成后,需要安装到存量车或者即将投入运营的车辆,供应商通常会选择雇佣外包人员进行设备的安装,其中会涉及产品的安装效率、良率,对于供应商而言既有安装成本包含其中,也有后期维护的成本。

 

对于初创的企业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监管机构会抽样检查产品的上线率、报警情况,同时大型的车队等平台也会关注设备的运行情况,出现问题后需要供应商做出相应的维护和整改。

 

业内人士表示,以目前已经投入使用的DSM终端来看,上线率、误报率都存在一定的问题。个中原因,也比较复杂。

 

DSM在过检时,都是在实验室或者标准环境下进行测试,但实际使用过程中,环境复杂多变,无论光线变化的多样性,还是车辆实际行驶中的震动环境,都要更复杂的多。

 

同时,驾驶员对DSM的认识和信任程度也有待提高,驾驶员不都愿意被摄像头监控,因此会存在遮挡、关闭DSM的行为。

 

DSM要准确识别驾驶员的行为,需要安装牢靠并进行标定调试,但由于目前的产品都是后装品质,因此会容易出现安装松动,位置变化等情况,这会造成对驾驶员状态识别出错的概率升高。这些问题在已经安装的设备中并不少,与过检中所展现的性能相差甚远。

 

想要提高DSM的准确性,需要大量的数据训练,通常的做法是供应商通过建立数据训练平台,采集数据不断进行训练,这个过程不仅繁复,且花费不菲。

 

对于刚起步的厂商而言,并不都有这样的实力和能力。也因此,造成了蜂拥而上的DSM品相不佳的现象。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因地制宜的政策

 

在交通部大的框架下,全国各省、地级市可根据自身管理需求,在标准产品的基础上提定制化的服务需求。这也就造成了全国各省市在推出制定自己的终端、平台标准。

 

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局从2019年起,要求各地全面启动推广工作,确保2020年6月30日前100%的“两客一危”车辆安装此类装置。要求在满足交通运输部《道路运输车辆智能视频监控报警装置技术规范(暂行)》的基础上,还要满足省道协发布的智能视频监控报警系的终端技术规范、平台技术规范和通讯协议规范三个团体标准,确保推广应用工作的平稳有序。

 

同样的文件也出现在陕西省、江苏省、山西省等交通厅发布的相关文件中。比如陕西省委托长安大学为全省“两客一危”车辆车载集成终端及通信协议技术要求符合性技术审查检测机构,到目前为止已经公布5批主动安全终端厂商。山西省已经公布6批智能视频监控报警系统服务商。不同省份公布的供应商之间大有不同,有许多生疏的面孔。

 

业内人士指出,交通部和地方性的法规基本吻合,但各地市根据自身监管需求,需要由供应商提供定制服务,这也是为什么各省市公布的供应商名录差别很大。

 

供应商除了在产品的性能上达到相应指标以外,也要能够给相应地方的监管方提供到位的服务,其中包括产品的宣传、招投标、安装、运维、平台交付等。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很难针对全国不同省市提供到位的服务。这种情况下,传统拥有渠道的厂商,以及有雄厚实力的传统供应商就占有了优势。

 

业内人士表示,DSM虽然在行业内是一个热门的概念,但对于各地市主政者以及用户而言,对产品的认识以及优劣还存在较多的盲区,因此相应供应商在营销方面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否则很难快速占领市场,毕竟目前行业赛道内已经涌入了非常多专业或不专业的竞争者。

 

ADAS“大跃进”下的DSM乱象「GGAI深度」

平台的未来

 

同其它行业的产品一样,DSM的硬件价格并不昂贵,且目前大部分厂商选用的元器件都是走性价比路线的,单纯卖硬件并不是一个长久可行的盈利模式。

 

因此对于供应商而言,更可行的商业模式是通过建设管理平台,未来向用户收取服务费。越来越多的厂商在建立管理平台,实现未来战略。

 

但在当下,这种商业模式还不成立。

 

如上诸多的不确定性,造就了DSM行业乱象丛生的景象,不同实力的供应商在相同的赛道上,布各自的局。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的创业公司和传统供应商各有优势,前者拥有技术,后者拥有资源,但双方之间的差距并不大。后者可以通过体量的优势迅速追赶上,但前者只能以点带面的突破,在技术差距被抹平之前,如何快速占领更多的市场将会成为关键。

 

2019年广东省也推出了道路运输车辆智能视频监控报警装置的推荐供应商产品名单,首批只有海康一家入围,预计后续会有更多供应商进入。在满足不同地方政府规范要求的能力上,创业公司显然还有更多的课要补。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